产品中心 PRODUCT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先生

咨询热线:400-962-391

地址:南京买球app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咨询

服务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是:买球app > 服务内容

超低级的《亚洲周刊》(金恒炜)

说《亚洲周刊》超低级,不是因为嘲讽总统蔡英文“民选独裁”;在没有言论自由的香港,黎智英被迫割弃壹传媒,《亚洲周刊》却当党的喉舌。低不低级!

《亚洲周刊》在梁振英选特首时,“就成为梁的大本营,纠集一批梁粉,日以继夜地为梁振英摇旗呐喊”;占中运动时,总编邱立本、副总编江迅,二○一九年一月《亚洲周刊》把“暴警”列为当年“风云人物”赞赏,惹怒了出身红卫兵的老战友颜纯钩,写公开信与邱、江“断交”,上引文字即出于此。另一位又响又亮打脸《亚洲周刊》的是作家、也是中大教师的董启章,他拒绝作品与“风云”暴警同一期列“二○一九十大小说”,“刊格全无,沦为宣传机器”,痛斥“令人恶心”;民运人士王丹呼吁港台人士让《亚洲周刊》下架。所以嘲弄蔡英文、民进党,没啥奇怪,不这样才有失《亚洲周刊》的本质。

邱立本是政大毕业的香港侨生,帮中共践踏香港,是不足道的小咖。倒是副总编辑江迅大有来头,曾被指控为共产党党员,且是国安人士当“抓耙仔”,江迅全盘否认。否认不了的是,“中国作家网”对他的介绍:一九九三年进入“中国作家协会”,次年即移居香港,出任《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有趣罢。

《亚洲周刊》在台湾知名度不高,刊出“民选独裁”文章后,引来绿营反击,《亚洲周刊》立刻声明“不应借‘抹红’来否定台湾主流民意”。两个关键字:“抹红”、“主流民意”,脱线又脱线。

“抹红”《亚洲周刊》?先问问颜纯钩、董启华、王丹及沈婷罢,这回只是再证实而已。《亚洲周刊》一向大捧马英九,专访了不知多少次,然而“抹黑”李登辉、陈水扁唯恐不及,此次轮到蔡英文,没啥奇怪。台湾主流民意是反国共两党,民调可知。至于“民选独裁”,据称是出于台湾对“民选领袖走向独裁的忧虑”;与习大大一样独裁的是马英九,以党国司法追杀前朝政务官,至少蔡英文不敢也没有。

值得讨论的不是《亚洲周刊》,而是像赵少康这样游谈无根。赵少康拿纳粹当例子,说“希特勒也是民选的”。问题是纳粹要求国会通过“授权法”,在四年内授予希特勒内阁全部立法权,如同Carl Beck说法:“法西斯理论是要让专政永存,完全排斥民主理想。”所以拿纳粹来批台湾,脱线又脱线。

赵少康举美国总统还要到国会发表国情咨文及重要的人事需要国会通过等 ,说“台湾毫无制衡”。重点是,美国是总统制,台湾不是;美国国会固可拒绝批准总统的重要任命,但历史纪录表明,大多数总统所享有的,远比宪法规范大得多。

至于“民选皇帝”,则是国民党李登辉九七年修宪的结果,蔡英文如此,马英九亦然。更关键的是,一旦总统在国会多数,又兼党主席,则五权一把抓,蔡英文如此,马英九亦然。

台湾要走上权力制衡的政治体制,舍修宪别无他途。这才是关键。

(作者金恒炜为政治评论者;)自由时报1230